连载 |《长寿仙翁李青云》第三十四章:兄弟生死共,夫妻离别殇

时间:2018-02-11 15:16 来源:软广 作者:管理员 编辑:admin

宁古塔城内,李府门前,头发花白的李保兴,身上灰白文士长袍染血,背后、胸前和手臂上撕裂开了几处,刺眼的伤口处鲜血淋漓,其手中紧握着的一杆长枪枪尖之上,也是有着鲜血在缓缓滴落。

李保兴周围地面上,躺着七八具尸体,每一具尸体上都有被长枪刺出的血洞,浓郁的血腥气弥漫开来,随着夜风飘荡向远处。

“呵呵,好,不愧是将门虎子,颓废了好几年了,竟然还如此凶悍,”轻笑声从前方传来,说话的乃是一个一身黑色裘袍、鹰钩鼻、面容消瘦阴沉的男子,他骑在高头大马之上,身旁乃是同样骑着马、一身戎装沉默不语的常德,在他们身后,除了十余个骑兵外,便是手持刀枪、足有一两百的宁古塔驻军兵士了。

抬头看向那鹰钩鼻阴沉男子的李保兴,忍不住冷笑道:“赖士,你爷爷也是满清大将,曾经驰骋疆场。可惜啊!自从他战败死在了我爷爷手中,其后辈就再也没有一个真汉子了,不过都是一些只会耍阴谋诡计的小人罢了,狗肉上不了大席面。”

“那也总比某些二臣贼子,罪臣之后要强得多!”闻言嘴角抽搐的鹰钩鼻阴沉男子赖士目光更加阴冷,低沉说着,随即对前方的一队兵士怒喝道:“都愣着干什么?上啊!怎么?堂堂宁古塔的百战精兵,倒是怕了一个不过是痨病鬼的穷酸文士吗?”

痨病鬼?痨你祖宗!有这么凶悍不怕死的穷酸文士吗?那些宁古塔驻军兵士都是忍不住心中暗骂了起来。

不过,谁让人家是京城来的主子大爷呢?连常德大人都要听他的,他们这些普通兵士又岂敢违抗其命令呢?

“来吧!”看着那些慢慢围了上来的兵士,李保兴不禁握紧了手中的长枪,目光灼灼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莫名的笑意。

........兵器的碰撞摩擦声、枪头刺入身体的声音和凄厉惨叫声接连响起,夜色下的李宅门外,火把光芒的映照下,身影晃动的李保兴,身上的伤越来越多,其周围的清军兵士却越来越少。

在那些清军兵士只剩下三个的时候,身子摇晃了下的李保兴,终于是忍不住一个踉跄单膝跪倒在地,手中长枪‘铿’的一声枪尖落在了地面的青石上,身上滴滴鲜血不停滴落。

“杀..杀了他!”剩下的三个清军兵士都是脸色发白,看着猛然浑身一颤一口血狂喷了出来、整个人摇摇欲坠般的李保兴,这才彼此相视一眼的咬牙握紧了各自手中的长枪,上前向着李保兴狠狠刺出。

眼看着那三杆长枪即将刺入李保兴体内时,一道寒光闪现,三杆长枪尽皆从中间断折,三个带着一截枪杆的枪头掉落在地,发出了声声脆响。

一道身影出现在了李保兴身旁,并非李青云,而是手持一把剁肉厚背刀的彪悍女子,正是李保兴的妻子吕红英。

“红英?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让你走的吗?”抬头看到如砍瓜切菜般将那三个手持半截枪杆、微微一愣的兵士杀死的吕红英,李保兴不禁怒道。

转过身来、拎着血淋淋砍肉刀的吕红英,忍不住红着眼看着浑身是血的李保兴,语带哭腔般道:“你想让我给你守寡吗?你个杀千刀的!”

“呵呵..不用,我死了,你不必给我守寡,可以改嫁的,”李保兴轻笑说道。

“你..”吕红英听了上前抬手作势欲要去打李保兴,但看着他这幅凄惨的样子,抬起的手却是顿了下,随即眼中含泪的蹲下身来,伸手将浑身是血的李保兴抱在了怀中,平静的语气中却是带着一股决绝坚定味道:“如果你死了,我陪你一起!”

李保兴听了,也不禁眼眸一红的深吸了口气才嘴角含笑的低喃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我李保兴此生别无他求了,只可惜怕是不能再见青云一面了。青云,我的兄弟,大哥就先走一步了。”

..尖锐的破空声中,却是那赖士弯弓搭箭,一支箭矢径直向着吕红英射去。

就在箭矢距离吕红英的后背还有约莫半丈距离时,随着一阵风从一侧袭来,血光一闪,血色短枪一个横扫,便是让那箭矢断折抛飞开去。

“青..青云?”李保兴看着那手持血色长枪出现在吕红英身后一侧的身影,不由双眸一瞪的呆了下,失声低喃道。

“大哥,嫂子,小弟来晚了!”看着李保兴浑身是血的凄惨样子,只觉鼻孔一阵泛酸,眼角湿润的李青云,不由转而泛红发赤般的眼眸看向了对面的赖士和常德,那目中的森寒杀意让常德忍不住心中凛然,就连赖士也不禁双眸虚眯了下。

“今日,你们都要死!”李青云低沉的声音在夜空中回荡开来,其中的寒意更胜这北地边关夜晚的彻骨寒风。

赖士也是目光冷厉的看着李青云冷笑道:“你就是李青云?胆子不小!你本就是朝廷的要犯,在云南侥幸逃脱,不隐姓埋名的躲起来,还敢在宁古塔出现,当真是找死!”

“躲?我李青云一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你们发现不了我,那只能说是你们清廷无能罢了,”嗤笑一声的李青云,随即道:“不过现在看来,你们是知道我的身份了。常德大人,今日这么大阵仗,是准备要抄家灭族吗?”

“李青云,你不该回来的,”常德则是目光有些复杂看向李青云,轻叹一声道。

这会儿李保兴也是反应了过来,不禁急忙道:“青云,快走!弟妹她们早就离开宁古塔了,此刻府中根本没有人。”

“什么?”赖士闻言当先脸色一变,忍不住转头看向一旁的常德沉声问道:“常德,你不是说李保兴和李青云的家人都在李宅之中吗?”

常德只是轻蹙了下眉头,随即对一旁的亲随骑兵吩咐道:“传令后门外的兄弟,直接破门进入李宅搜查一下。”

“离开了?”惊讶转头看向李保兴,见他正色看着自己确定般点头,这才暗暗松了口气的李青云,不由深吸了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杀意,随即转身来到李保兴身旁将之扶起:“走,大哥,我带你和嫂子离开宁古塔。”

李保兴则是摇头低声连道:“别费劲了,我伤得太重,活不成了。青云,临死之前还能见到你,大哥没有遗憾了。别管我!你快走!弟妹她们被李金光安排人送出了宁古塔城,三天前就走了,你快去找她们。”

“那你为什么不走?”李青云忍不住蹙眉忙问道。

“走?我若走了,李宅没有人守着,没人善后,肯定很快就会有人发现这里已经人去楼空了,”李保兴摇头一笑道:“而且,我还要等你回来呢!我的好兄弟冒险进入长白山,不看着他安然回来,我怎么能安心离开呢?”

李青云看着李保兴也是笑了:“大哥,你终于肯认我这个兄弟了吗?既然你为我可以不怕危险的留下来,我为你又怎么不能冒一次险呢?不管如何,我不能看着你死在这里,而自己独自逃生。”

“青云,你糊涂!你若陪我死在了这里,弟妹她们怎么办?还有你的侄女,你不去救她,她会活不成的。她是我唯一的女儿,唯一的血脉了,如果她死了,大哥死也无法瞑目!”李保兴瞪着李青云低沉喝道。

李青云眼眸湿润的看着李保兴笑了:“大哥,我知道你这么说不过是想激我离开罢了。你放心吧!千年人参,我找到了,我已经将救侄女的方法告诉青莲了,她会找到淑怡她们,治好小丫头的病。今日,不管生死,我都绝不会一个人离开。要走一起走,要死咱们兄弟就死在一起。”

“你..”李保兴瞪眼看着李青云,随即沉声道:“青云,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嘿..不用争了,你们兄弟今日一个也别想逃掉!”不远处阴沉一笑的赖士,猛然一挥手,伴随着一阵急促脚步声和弓弦拉动的声音,一队弓箭手已是从两侧绕来到了队伍的前方,一根根寒光闪烁的箭矢尽皆对准了李青云、李保兴和吕红英三人。

看到那些弓箭手,李保兴不禁脸色一变,李青云也是双眸微缩的脸色难看了下来。

“李青云,本来你是有希望逃脱的,可是你却自己回来受死,又怪得了谁呢?”冷笑一声的赖士,随即猛然一挥手喝道:“弓箭手,放箭,给我射死他们!”

赖士的脸上有着变态般的癫狂之色,目中闪烁着阴狠笑意:“功夫再高,就算你是万人敌又怎么样?难不成还能挡得住这漫天箭雨?”

一旁的常德脸色微变,微微张了张嘴,似乎犹豫了下,最终还是蹙眉沉默不语。没错,他是很欣赏李青云,可如今知道了李青云的身份,他也实在是没办法帮李青云。

咻咻..尖锐的破空声响起,看着那激射而来的箭雨,恍惚间想到了当年在罕府之中远昌爷爷护着自己一幕的李青云,不由双眸悄然泛红的迈步上前将李保兴和吕红英护在身后,随即挥动起手中的血色短枪。

嗤嗤..李青云手中的血色短枪挥舞起来,化作一道道血色残影,好似密不透风、极速旋转的风轮般,将一支支靠近过来的箭矢砸断击飞。

转眼功夫,这一波箭矢过后,除了射偏的,竟是没有一根箭矢穿透李青云的防御。

“走!”趁着那些弓箭手惊呆愣神,低喝一声的李青云,便要扶着李保兴离开。

同样惊呆了的吕红英,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也忙帮着李青云一起欲要带李保兴逃走。只要他们能够躲入十多米之外的小巷中,就能暂时避过弓箭手的下一波箭矢了。

“什么?”不敢置信一瞪眼的赖士,反应过来不由脸色更加难看的怒吼道:“快,射,继续射,射死他们,决不能让他们给跑了!”

“呼..”轻呼出一口气同样暗暗震撼的常德,不禁面色更加复杂的看着李青云他们快速向不远处小巷内跑去的身影,心中暗叹了声,李青云本可以是战场上的一员虎将,可惜却不能为朝廷所用啊!

“快走!”耳朵微动,敏锐听到那一阵弓弦拉动的声音,对吕红英低喝一声的李青云,不由忙转身面色郑重的看向那些再次将各自手中之弓拉成了满圆般的弓箭手。

“青云..”焦急喊了声,眉头紧皱强忍着浑身疼痛的李保兴已是被吕红英连扶带拉般快速靠近了前方只有数米之遥的小巷。

又一波的箭雨来临,慌忙咬牙挥动手中血色短枪的李青云,这一次却是明显不如之前抵挡起来容易了,甚至一根箭矢直接没挡住直接擦着他的太阳穴边飞过,擦破头皮射断了一缕头发,另一支箭矢则是‘噗嗤’一声射入了李青云的肩头,使得他挥舞短枪的动作顿了下,顿时最后的几根箭矢来不及抵挡,尽皆迎面向着李青云激射而来。

双眸紧缩的李青云,顾不得肩头的疼痛,面对那已经到了眼前的几根箭矢,甚至都来不及躲闪。

“青云..”已经被吕红英扶着来到了小巷口,即将进入其中的李保兴心有所觉般回头一看,看到这一幕不由目眦欲裂的凄厉嘶喊出声,欲要转身回来,却是被泪眼朦胧的吕红英死死的拦住。

“要死了吗?可惜,不能亲自护送大哥和嫂子离开了。也不知道他们能否平安出城,还有青莲、淑怡..我的孩子们,对不起,我..”在面临死亡的最后时刻,虽然心中还有万分不舍,但李青云却很坦然。

这些年,经历了那么多,其中不乏生死危机,李青云对于生死也早已看得淡了。

然而,就在那些箭矢靠近李青云差不多一尺距离的时候,却是猛然减速,最后悬空停在了李青云胸口三寸之外的位置不动了。这一刻,仿佛时间静止了般。

愣了下的李青云,紧接着便是惊愕的发现那几根箭矢,包括周围地上的一些断折或完好无损的箭矢,尽皆震颤着飞起悬浮在了半空中,随即掉头加速向着远处全部瞪眼面露见鬼表情的赖士、常德以及那些清兵激射而去。

....箭矢射入体内的声音和接连的惨叫声,让李青云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下意识转身一看,便见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青莲苍白的俏脸上还残留着急切担心之色,但紧接着便是身子一晃的倒了下去。

“青莲!”低呼一声的李青云,慌忙抢步上前,将昏迷了的青莲抱在了怀中。

紧接着,更加凄厉的惨叫声和惊慌呼喊声响起,下意识蹙眉转头看去的李青云,不禁双眸一缩。只见远处一道鬼魅般的黑色身影闪掠,便好似勾魂的无常一般,所过之处一个个清军兵士尽皆惨叫无力倒地。

尤其是那些弓箭手,本就被倒射的箭矢杀了不少,这么转眼功夫已是死伤殆尽了。

..刺耳的金铁交击声中,眼看着自己的兵死得越来越多,怒吼一声跃身下马一刀向着那鬼魅黑影劈砍而去的常德,却是被那股可怕的反震力度震得整个人狼狈倒飞开去,手中之刀更是直接脱手飞出。

一剑格挡的鬼魅黑影,也是整个人如飘絮般飞退了七八米远,落在了李青云和青莲前方,才略有些狼狈的稳住了身影。

“仲明大哥?”离得近了,虽然是在晚上,但李青云还是一眼认出了这突然出现的鬼魅身影赫然是本该远在天山的桂仲明。

“走!城外准备了马和雪橇,咱们尽快离开这里,”退到了李青云身旁的桂仲明连道。

李青云他们直接退入了一旁的小巷中,转眼间便是在夜色中消失离去了。

半个时辰后,荒野之中停下的一个被马匹拉着的雪橇上,浑身是血,身上伤口被李青云麻利包扎后的李保兴,却已是脸色惨白的气若游丝般了:“青..青云,大哥不行了,别..别为我费力了..

“不,大哥,你不会有事的,我绝不会让你死的..”摇头说着的李青云,眼看着李保兴脑袋一歪的缓缓闭上了双眸,不由痛苦的喊了声:“大哥!不..

“夫君..”一旁的吕红英也是不禁痛呼失声,旋即便是闭目猛然伸手拔出头上的发簪,‘噗嗤’一声直接刺入了自己的脖子。

猝不及防的李青云,豁然抬头看到无力软倒在李保兴身上脖子上鲜血直流的吕红英,不由瞪眼失声惊呼:“嫂子..

“青云,这..”从前面不远处同样停下的一个雪橇上下来急匆匆跑过来的桂仲明,看到这一幕不由脸色一变,随即摇头叹了声,上前伸手拍了拍李青云的肩膀:“青云,生死有命,你也别太伤心了!”

跪坐在雪橇上,低头痛哭失声的李青云,过了许久,才慢慢的缓了过来,脱下自己身上的裘袍轻轻盖在李保兴和吕红英夫妇身上,随即抬头看向一旁的桂仲明声音嘶哑的问道:“仲明大哥,青莲她..她怎么样了?”

“她..情况不太好,气息很虚弱,怕是..”桂仲明犹豫着轻摇头道。

闻言脸色微变的李青云,不由忙起身踉跄向着前面那个雪橇跑了过去,最后单膝跪在了那雪橇旁,看着雪橇上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般秀眉紧蹙躺着的青莲,忙伸手为其把了把脉,随即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甚至有些苍白起来。

 

原创长篇小说《长寿仙翁李青云》转载请注明来源,斯力泰集团版权所有,禁止商业使用,违者必究。

 

安徽斯力泰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电话:400-732-0588 

网址:www.51silitai.com

地址:安徽省亳州市亳芜现代产业园区(汤王大道以西,月季路北)

  • 推荐阅读
  • 家居·美食
  • 教育·体育
  • 汽车·房产
  • 便民·数码

图片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6-2015 秦皇岛(秦皇岛新闻网) WWW.QINHUANGDAO2.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4482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