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长寿仙翁李青云》第三十五章:金蝉脱壳计,险死还生劫

时间:2018-02-11 16:31 来源:软广 作者:管理员 编辑:admin

北风呼啸,一片雪白的山林中,一座新坟已经近乎完全被雪覆盖了。

漫天雪花飘洒而下,也是将坟前默默跪了不知多久的一道身影变成了雪人般。

“青云..”伴随着脚步踩在厚实积雪上的咯吱声音,径直走了过来的桂仲明,看着跪在那儿的身影,不禁心中暗叹了声。

“青莲怎么样了?”缓缓抬头,身上积雪滑落的李青云轻声问道。

“还好,脉象稳定多了,但还是没有要清醒过来的意思,”桂仲明连道。

闻言沉默了片刻的李青云,才略显艰难般的站起身来,径直向着不远处的山洞走去。

山洞之内,一堆篝火慢慢燃烧着,火焰光芒照亮了略显幽暗的山洞。在山洞靠里处的角落,柔软的兽皮褥子上俏脸苍白的青莲静静躺着,好似睡美人般。

缓步走了进来的桂仲明,看着侧身坐在一旁为青莲把脉眉头紧皱的李青云,不禁道:“怎么样?青莲她..

“人有三才精气神,精气好复神难养。青莲之前为了救我,全力阻挡控制那些箭矢,心神之力损耗太过严重,神伤胜过身伤,严重了是会致命的。千年人参虽然功效神奇,能将其身体调养到最好的状态,甚至对其神也有补益之效,可终究还是只能保命,却无法保证让其清醒过来,”李青云摇头轻叹一声,目中闪过了一抹浓浓的自责之色。

桂仲明皱眉沉吟了下才道:“实在没办法,咱们也只能将其带回天山,让师父看看能否将之救醒过来了。”

“前辈?”蹙眉转头看向桂仲明,沉默了许久的李青云,才默默点了点头。

第二日一早,山洞外的空地上,两匹马和它们拉着的雪橇并排停在那里。其中一个雪橇之上,身上盖着兽皮褥子的青莲正静静的躺在上面。

“青云,我带青莲回天山了,一路保重!”与李青云拥抱了下的桂仲明,伸手拍着他的肩膀道。

目送桂仲明带着青莲离去的李青云,这才坐上了另外一个雪橇,一甩手中长长的鞭子,驱赶着马匹拉着雪橇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赶去,正好与桂仲明离去的方向相反,他要前去寻找桂淑怡她们,所以不能和桂仲明以及青莲同行。

两日后的傍晚,鸭绿江边,沿江纵马疾驰的李青云,足足跑了十数里,才终于是在某处江边发现了被江水冲上岸的一块船板,船板之上赫然缠绕着一件熟悉的衣服。

“淑怡..”匆匆翻身下马跑过去,看着那件被水浸泡过的衣服,脸色一白的李青云不由踉跄跪倒在了江边的泥地上,手有些颤抖的伸出将那衣服紧紧抓在了手心。

今日上午,来到靠近鸭绿江的一处集镇时,听说有一艘大船在江中翻了,还有朝廷的人前来追查,李青云便有了不好的预感,所以他一路疾驰查看,而这最终的结果似乎已是不言而喻了。

“不..为什么?老天,你告诉我,这究竟是为什么?”不敢置信痛苦摇头的李青云,最后忍不住悲愤的仰天咆哮了起来。

..一口血狂喷而出的李青云,脸色苍白的身子晃了晃,随即便是整个人无力软倒在地的昏迷了过去,半边身子都是浸入了江水中,伴随着澎湃的江水冲击着江岸,很快他便是整个人慢慢的没入了江水之中。

与此同时,鸭绿江的对岸,一座朝鲜小镇的客店中,暖和的房间中,婴儿的哭闹声和女儿的说话声此起彼伏。

一个方桌旁,桂淑怡、玉穗、娉娘、王氏和沙琳娜几女正围坐在一起。

“怎么还没有夫君的消息啊?淑怡姐姐,夫君不会出什么意外吧?”玉穗忍不住蹙眉担心问道。

没好气瞪了她一眼的桂淑怡蹙眉连道:“别胡说!千年人参不是那么好找的,许是夫君在山中耽搁了时间。李世子不是已经派人去打探消息了吗?别急!”

“怎能不急?这几天我总有种不好的感觉,淑怡姐姐,你那个方法也许可以骗过清兵让她们以为我们已经全部葬身江底,好让我们金蝉脱壳,可若是夫君得到了消息,会不会也以为..”玉穗忍不住心焦担心道。

桂淑怡一愣,随即摇头连道:“不会这么巧的,李世子的人应该能够找到夫君的,会将情况告诉他的。”

“对了,娉娘姐姐,嫂子和丫头那边怎么样了?丫头的情况好点儿了吗?”桂淑怡说着转头看向一旁的娉娘问道。

娉娘连道:“许是老天庇佑,也许是夫君之前的治疗有效,已经好一些了。”

“这样就好!或许,就算夫君找不到千年人参,那丫头也无性命之忧了,”桂淑怡略微松了口气笑道:“现在,就等夫君、大哥还有红英嫂子回来了。”

众女却是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的发展远远超乎她们的想象,这一别,也许便是永诀。

迷迷糊糊、浑浑噩噩中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是慢慢清醒过来的李青云,只觉头重脚轻,整个人被抽去了所有的精神和力气般。

恍惚中,只觉自己身处一个摇摇晃晃的东西内,晃悠中很快便是又晕乎昏迷了。

当李青云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身上虽然恢复了些力气,但脑子却是一片混乱般。皱眉扶额从略有些霉味的床上坐起身来之后,李青云才发现自己在一个破旧房间中。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怎么好像一时间想不起来了?”蹙眉低喃的李青云,耳听得脚步声靠近,下意识抬头一看,便见房门开启,伴随着一阵凉风吹来,只见一身穿略显破旧兽皮袍子、俏脸冻红了般的少女走了进来。

看到李青云,高挑朴素少女不由水灵美眸一亮的惊喜连道:“大哥,你可算是醒了!”

“大哥?”李青云听得眉头一皱,这个称呼让他莫名的感到心中很是痛苦难受。

“大哥,你怎么了?”看到李青云皱眉捂着胸口似乎很痛苦的样子,少女不由俏脸微变的慌忙上前紧张问道。

轻摇头的李青云,抬头疑惑般的看向少女:“你是我妹子?”

“啊?”少女美眸微瞪的惊愕看向李青云,随即好笑道:“大哥,你该不会是失忆了吧?哪有你这么乱认妹子的啊?我叫你大哥,是因为不知道你的名字,所以只能这么喊你了。你不会真的忘了你叫什么了吧?对了,我叫小鱼,水里游的那个鱼哦!”

“你叫小鱼?那我又叫什么?”低喃自语的李青云,一手扶额眉头紧皱起来:“啊..

“大哥,你实在想不起来的话,就别硬想了,”小鱼见状不禁紧张连道。

“咳..小鱼,那小子死了没啊?要是不行了就赶紧抬出去仍江里喂鱼,别留在家里浪费粮食了,死在家里还晦气。还给他鱼汤喝,对我也没见你这么孝顺过,”一道有些苍老味道的声音带着一些咳声从外面传来。

小鱼听了,不禁对李青云尴尬的吐了吐舌头笑着低声道:“大哥,你别介意,我爷爷就是这个脾气,刀子嘴豆腐心的。之前在江里,还是他费力把你救上船的呢!你昏迷了这么久一定很饿了吧?来,快把这鱼汤喝了,刚煮好的,还热着呢!”

“谢谢!谢谢你和你爷爷救了我!”伸手接过小鱼递过来冒着热气和香味的那碗鱼汤,李青云不禁感激连道。

话音刚落的李青云,便是注意到门口不知何时已是出现了一个须发花白的沧桑老者,身子干瘦、有些佝偻腰的老者看到李青云不禁没好气道:“小子,命可真大!”

李青云刚张口想要说些什么,老者却是一抖身上的兽皮袍子转身离开了。

“爷爷他总是这样,嘴硬心软!”笑说着的小鱼,看着李青云美眸一闪连道:“既然大哥你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那我给你取一个怎么样?就叫江来好了,你是江里来的嘛!”

“江来?”低喃一声的李青云,随即欣然一笑的点了点头:“好,那我就叫江来了。”

“太好了!江来大哥,以后我可以叫你大哥吗?”小鱼有些惊喜的连问道。

见李青云含笑点头,小鱼不禁又高兴道:“太好了,小鱼又有大哥了!”

“又有?”李青云听得眉头一挑,略微疑惑的看向小鱼。

听着李青云疑惑的询问,小鱼不禁脸上笑意淡去的抿了抿嘴嘴道:“本来,我也有一个大哥。可是,他跟我爹出去打鱼,遇到了暴风雨,死在了江里。后来我娘也病死了,家里便只剩下了爷爷和我两个人。”

“不过,现在好了,小鱼又有大哥了。江来大哥,你一定是爹和大哥送来的吧?他们听到了小鱼的祷告,所以把江来大哥你送来了,”小鱼转而又连笑道。

李青云听了心中微叹,随即淡笑着点头道:“也许是吧!”

“一定是的!”小鱼玉手握在胸前,语气坚定般笑道。

看她这孩子气般的样子,李青云也不禁笑着附和般点头道:“没错,本来就是的啊!”

“江来大哥,谢谢你!”对李青云点头略微躬身说了声的小鱼,笑着转身离开了。

“谢我?应该是我谢你才对吧?”哑然一笑的李青云,看着小鱼离去的背影,不由心中暗道:“真是个有趣的小丫头!”

第二日一早,天刚蒙蒙亮就醒了的李青云,几乎是本能般的盘坐床上打坐炼气起来。

“小子,醒了的话就不要赖在床上了,我们家可不养闲人,”苍老清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让李青云一个激灵从入定中醒来了。

小鱼家住在一条小河边,只有三间茅屋,住得挺荒僻的,周围并没有其他人家。

李青云从屋内出来后,便见外面小鱼爷爷正在将一筐筐的鱼搬出来晾晒,不由忙上前去帮忙一起忙活。

不多时,等李青云和小鱼爷爷忙得差不多了,从厨房中出来,擦了擦额前香汗的小鱼看到忙碌的李青云和她爷爷,不由忙走了过来蹙眉连道:“爷爷,江来大哥昏迷了好几天,昨天才刚醒,身体还没恢复呢,你怎么就让他干活啊?”

“难不成咱们救了他的命,还要白养他啊?咱们家可养不起闲人,”小鱼爷爷没好气的说着,随即看着李青云意味深长道:“而且这小子,身子骨好着呢!”

“爷爷..”小鱼不满的蹙眉看着她爷爷。

李青云则是连笑道:“小鱼,我没事,已经好多了。你爷爷说的不错,你们救了我一命,我的确不能在这儿白吃白住拖累你们。”

“好了,江来大哥,你别听我爷爷的。走,我们去吃饭!”小鱼说着便连上前拉着李青云往不远处的茅屋走去了。

看着二人的背影,双眸虚眯的小鱼爷爷,目中闪烁着丝丝莫名光彩。

一转眼,李青云便是在这里待了三个多月了。其间,李青云不止一次随小鱼以及小鱼爷爷沿着家门前不远处的那条小河朔流而上到鸭绿江中去捕鱼。有着李青云的加入,可以多撒几网,几乎每一次他们都是满载而归。

刚开始的时候,是李青云陪着小鱼爷爷到距离十多里外的小镇去卖鱼。等李青云熟悉了情况后,便是他和小鱼一起去,而让小鱼爷爷在家里歇着了。

这日,一大早就出去的李青云和小鱼,到傍晚了才终于是赶了回来。然而他们却没想到,这一次回来,家中已是变故横生。

“嗯?这..”李青云瞪眼惊讶的看着茅屋外正在发生的一幕,只见平时看似普通老人的小鱼爷爷,这会儿正好似一凶悍的猛虎一般,挥舞着血色短枪和围攻他的几个凶悍汉子激战在一起,当真是应了那句‘虎老雄风在’。

在一旁不远处,一身披黑色熊皮裘袍,怀中抱着一只雪貂的高挑冷艳女子正静静而立,和茅屋前凶悍的战斗显得格格不入。

在女子身后,还站着两个看起来最多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女,长得一模一样,赫然是一对双胞胎。本该娇俏可爱的少女,却显得冰冷凶煞,手中都握着一柄弯刀。

“爷爷..”小鱼的一声焦急惊呼,顿时引得那黑色裘袍冷艳女子蹙眉转头看了过来,冰冷的美眸微微眯起了一道危险弧度。

“小鱼,快走!江来,带小鱼走!”注意到小鱼和江来的小鱼爷爷却是脸色一变,忍不住急切呼喊道。

小鱼欲要靠近过去,却是被一旁的李青云拉住了。看着小鱼爷爷手中挥舞的血色短枪,李青云忍不住眉头蹙起,那血色短枪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让他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些杂乱画面,头疼了起来。

“快,快去救我爷爷,江..江来大哥,你怎么了?”急切说着的小鱼,转头看到李青云一手扶额神色痛苦的样子,不禁紧张连问道。

而在黑色裘袍冷艳女子的示意下,那两个手持弯刀的冷漠少女也是快速靠近过来。

听到她们靠近的脚步声,转头见她们已经拔出了各自手中的弯刀,小鱼不由俏脸一变。

就在此时,脸上痛苦之色淡去了一些的李青云,则是伸手将小鱼拦在了身后,目光微闪的看了眼小鱼爷爷手中的血色短枪,这才转而蹙眉看向了那两个靠近过来的少女。

咻咻..略有些尖锐的破空声中,两个少女尽皆挥动着手中弯刀,冷漠无情的联手向着李青云劈砍而来。

仰身躲开的李青云,拉着小鱼灵活后退,同时双腿灵活弹起,接连踢在了那两个少女持刀之手的手腕上,随即趁着她们手上动作一顿,反过来欺身上前,双手手背反拍,分别落在了二女肩头,使得她们浑身一震的略有些狼狈后退开去。

紧接着一个迈步上前的李青云,双手宛如探囊取物般抓住了她们拿着弯刀的玉手,来了个空手夺白刃,随即两柄弯刀便是交错架在了她们的脖子上。

啪啪..清脆的巴掌声中,远处黑色裘袍冷艳女子看到自己的两个手下被擒,反倒是美眸微亮的看向李青云,脸上露出了一抹颠倒众生的魅惑笑意:“好功夫!”

“让你的人停手,否则,便休怪我辣手摧花了,”李青云瞥了眼面对那几个凶悍男子更加凌厉围攻而慢慢有些狼狈不敌的小鱼爷爷,不禁蹙眉连对黑色裘袍冷艳女子喝道。

“你若狠得下心辣手摧花,就尽管动手好了。她们技不如人,死在你手里,也怪不得别人,”黑色裘袍冷艳女子冷淡随意道。

说着,她便是略显不耐的对那几个围攻小鱼爷爷的凶悍男子喝道:“别浪费时间了,你们都没吃饱饭吗?连个老家伙都对付不了,真是没用!”

那几个凶悍男子一听不禁都是脸色涨红,随即一个个更加凶狠拼命起来,一招招狠辣的攻击向小鱼爷爷身上招呼着。

..其中一个凶悍男子手中的刀直接在小鱼爷爷的肩头撕裂了一道巴掌长的血淋淋伤口,使得小鱼爷爷口中发出一声压抑痛呼,一个踉跄向前扑去,攻击一乱,旋即便是被其他几个凶悍男子如饿虎扑食般杀了上去。

“爷爷..”眼看着爷爷手中血色短枪架住那几个凶悍男子手中刀枪被他们联手压制单膝跪地无法起身的狼狈样子,小鱼不禁惊得哭喊出声。

蓬蓬..低沉的闷响声中,收刀欺身上前两记肘击让那两个少女尽皆吐血倒飞出去摔倒在地失去战斗力的李青云,紧接着便是一阵风般杀向了那钳制住小鱼爷爷的几个凶悍男子。

 

原创长篇小说《长寿仙翁李青云》转载请注明来源,斯力泰集团版权所有,禁止商业使用,违者必究。

 

安徽斯力泰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电话:400-732-0588 

网址:www.51silitai.com

地址:安徽省亳州市亳芜现代产业园区(汤王大道以西,月季路北)

  • 推荐阅读
  • 家居·美食
  • 教育·体育
  • 汽车·房产
  • 便民·数码

图片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6-2015 秦皇岛(秦皇岛新闻网) WWW.QINHUANGDAO2.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4482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