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长寿仙翁李青云》第四十五章 穿心店打牌,沪上故人来

时间:2018-03-09 13:48 来源:软广 作者:管理员 编辑:admin

巧得很,围攻镇江的清军也是选择在凌晨发动攻击,让守城的太平军措手不及。

当李青云重新回到镇江的时候,清军已经攻入了镇江城中,太平军死伤惨重,剩下的也都是成为了清军欲要肃清的残敌。

城内一座民宅之内,汇聚了不少太平军的残兵,其中大半都是女兵。她们几乎尽皆浑身浴血,也不知身上的血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或是二者兼有。在她们中间,便是一身战袍被鲜血染红般,手持一柄枪头还有未凝固鲜血长枪的苏三娘。

“长毛女酋苏三娘,我劝你还是乖乖投降吧!否则,老子一声令下,万箭齐发,尔等可都要成为刺猬了,”一道猖狂的肆意大笑声从外面传来。

苏三娘却是冷笑道:“汉奸走狗,清廷的鹰犬,没卵子的男人,有种的就进来受死,少在这喋喋犬吠!”

“臭娘们!给我放箭,射,射死她们!”伴随着外面一声恼羞成怒的声音,弓弦震动之声响起,紧接着漫天箭雨便是化作了抛物线般向着院内激射而来。

苏三娘身旁的女兵们忙用仅有的几个盾牌护在周围,各自手中刀枪挥动格挡箭矢。即使如此,由于箭矢太多太密集,伴随着一声声箭矢穿透身体的声音,还是有不少女兵都中箭受伤或身死倒在了地上。

“退,撤到屋子里去!”低喝一声的苏三娘,连带着那些女兵退到了一旁的屋子中。

外面的箭矢依旧接连不断,有一些箭矢从窗口射入,射伤射死了退入屋内猝不及防的几个女兵。

而紧接着,射入屋内的箭矢竟是变成了火箭,快速引燃了木质的屋子,让苏三娘也忍不住脸色一变,随即咬牙恨声道:“姐妹们,咱们已经没有退路了,随我杀出去,和他们拼了。就算是死,也要多拉几只清狗垫背!”

“三娘,别冲动!”略显沉闷的低喝声中,一旁地面震颤破开露出了一个洞穴,李青云从中动作灵活的钻了出来,对惊愕转头看向他的苏三娘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快,随我从地道离开!”

“陈将军?你..”完全没想到李青云会以这种方式出现的苏三娘,反应过来忍不住面露犹豫之色。

李青云却是不容分说的连上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拽着她往地道之中而去。

二人刚刚进入地道,仅剩下了七八个女兵彼此相视正要跟上去,随着两声低沉闷响,两颗圆溜溜拳头般大小的黑乎乎火炮炮弹从外面射入,紧接着便是轰隆的炸响声。根本来不及躲闪,还聚在一起的女兵们,瞬间被那狂暴的能量撕碎成了一片血雾。

片刻后,待得硝烟慢慢散去,完全被摧毁了般的屋子内,再也看不到一道完整的身体,一片废墟,也是掩埋了那地道。

...

往事如烟,飘散在历史的尘埃中。时间长河缓缓向前流淌,却从不会折返。

清末,四川开县,高桥附近的穿心店,因水陆交通便利,而慢慢形成了一个集镇。

这里是小地方,没有什么赌场之类,却是有一个牌舍,类似后世棋牌室般的地方,每天都是吸引着许多热爱打牌的人前来凑热闹。虽多是贫苦出身,但打牌论输赢,却也颇有些小赌怡情的味道。

“三条!”

“二饼!”

“碰!”

“嘿,糊了,拿钱拿钱!”

傍晚,夕阳霞光笼罩下的穿心店牌舍内,呼喊声中,不少忙碌了一天的人顾不得休息吃东西,便来这儿围观打牌,显得很是热闹。在而今这个时代,这也算是他们难得的一种休闲娱乐方式了。

其中一个牌桌旁,围了里一层外一层的,人气显得最是旺盛。

所有人中间,只见那四方牌桌,主位之上端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秃头无发的老者,看起来足有七八十岁了。

老者一身朴素青袍,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好似一平凡老人,却又气度不俗。

与老者打牌的另外三人,穿着还不如他,一个身上打着补丁如乞丐般,一个手颤巍巍好似比那青袍老者还要苍老的消瘦老头,还有一个则是一身麻布衣明显码头苦力打扮正在抠脚的汉子。

“喂,我说高老头,你出不出牌的?别墨迹了,要是不想玩赶紧回去歇着去吧!”抠脚大汉看那消瘦老头眯眼手颤巍巍摸牌的样子,不禁略有些不耐的皱眉道。

“糊..糊了!”手颤抖着般将牌放倒的消瘦老者,牙齿快掉光的嘴蠕动出声。

“你个卖老嘛劈,手气还他龟儿子的真好!”抠脚大汉一看消瘦老者放倒的牌,不由瞪眼没好气的骂道。

消瘦老者高老头则是手哆嗦着如要饭的一般,脸上笑容绽放得如一朵老菊花,对青袍老者、抠脚大汉和那乞丐般的汉子道:“拿..拿钱!”

“今儿个输了不少了,不玩了!”干脆利索扔出了几文钱的青袍老者笑说着起身。看他的样子,好似对于输钱一点儿都不在乎似得。

待得青袍老者笑着和周围围观的众人拱手告辞离开后,抠脚大汉才不禁瞪了眼那消瘦老者高老头道:“老棺材瓤子,若不是看李二先生在玩牌,老子才不跟你个阴险的老龟儿子一起打牌呢!”

高老头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他,气得抠脚大汉直冒火,随即咬牙闷哼一声起身离开了。

夜幕降临,今夜月色正好,万籁俱寂,离了穿心店,漫步走过一座横跨小河之上的拱桥,一身青袍的李青云不紧不慢的向着位于开县乡下的家走去。

当李青云回到家中时,夜色已深。打开小院院门上的锁,进入院中顺手反插上院门的李青云,便是径直向着前方那简陋的主屋走去。

吱呀..伴随着一声隐约令人感到牙酸的开门声,主屋的房门开启后,幽暗中隐约可见正对面的主屋靠墙位置摆放着古朴的黑色神案,上方整齐的放着一排排的灵位,猛一看不免给人一种阴森恐怖之感。

默默点燃了神案上的蜡烛,上了一炷香的李青云,站在神案前目光一一仔细看过那些灵位,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转身向着里屋走去,那略显佝偻的背影已是不免有了些萧瑟落寞的味道。

在烛光的映照下,隐约可见下方几个灵位上赫然写着‘爱妻向氏之灵位’‘爱妻陈氏之灵位’‘爱妻冯氏三娘之灵位’‘爱妻孔氏若曦之灵位’‘爱妻..’..那一个个灵位,透着岁月的痕迹,光是有着‘爱妻’二字领头的灵位,便足有二十多个。

第二日天色刚蒙蒙亮,里间卧房中盘坐床上入定的李青云便是醒了过来。

慢悠悠起床后,洗漱一番,泡了壶枸杞茶,坐在院中躺椅上的李青云,悠然品茶,慢慢咀嚼着茶中泡着的枸杞,这便是他简单的早餐了。

如今的李青云,乃是孤身一人,妻子都先后老去,也并无一位儿女弟子在身边。

就连当年雇佣为其挑药担子的向此阳,也已经于好几年前就死去了。

一个人,孤身多年的李青云,性子越发淡泊,他心中的孤寂旁人并不会了解。这里的人都将他视为老神仙,祥瑞一般,可人活得时间太长有时候似乎也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太阳慢慢升高,阳光透过树叶落在李青云的身上,留下斑驳光点,轻眯着眼的他好似睡着了般。

不知过了多久,似有所觉般眉头一颤缓缓睁开了双眸的李青云,隐约看到面前几道模糊而又有些熟悉之感的人影晃动,定神一看,一向淡然平静的脸上倒是很难得的露出了丝欣喜之色来:“你们不在上海,怎么突然就来了?”

双手一撑躺椅的扶手,慢慢坐起身来的李青云,才发现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盖了一件黑色的风衣。这种衣服,还挺洋气的,貌似沿海地区一些接受了西方思想的人比较喜欢。

“父亲,您慢点儿!”旁边一个看起来四五十岁,气度威严的微胖中年小心伸手扶了下李青云。

轻摆手的李青云,则是淡笑着道:“不用扶我,我还没有老得不能动呢!”

“爷爷,您还记得我吗?”一旁一个身穿西装的俊朗青年笑着上前看向李青云问道。

“小糖果啊!想不到,一转眼都这么大了,”李青云笑着点头道。

噗嗤..一听李青云对俊朗西装青年一声‘小糖果’这般奇葩的称呼,站在那青年身后的一个文雅漂亮美女顿时忍不住笑出声来。

在李青云略微好奇目光的注视下,脸色一红略有些尴尬的俊朗西装青年,连转而侧身对李青云介绍道:“爷爷,给你介绍下,这是您未来的孙媳妇,她叫书怡。”

“书怡?”听着这个记忆深处熟悉的名字,略微失神了下的李青云,在文雅美女书怡恭敬有礼的问好声中回过神来,不由笑着点头:“好,好名字!人更好!小糖果,你的眼光不错,运气也很好,以后成婚了可得好好对书怡丫头,知道吗?”

俊朗西装青年笑着点头连道:“爷爷,您就放心好了,我肯定会好好对书怡的。不过,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您能不能别再叫人家的小名了啊?”

“人老了,记性不好,你陈公子的大名我可是记不住了,”李青云一本正经般的话,让俊朗西装青年脸色一苦,一旁的文雅美女书怡却是忍不住哑然抿嘴笑了。

注意到一旁一直没有说话、一袭白衣颇有些古装美女柔弱气质的高挑美女,看她神色有些激动般看着自己的样子,莫名从她身上感受到了一丝熟悉之感的李青云,不禁轻眯眼开口道:“这位姑娘是?”

“您..您好,我..我叫李尚雅,”高挑柔弱美女对李青云恭敬躬身行礼道。

听着她那明显生涩的中文,只觉她身上那股莫名的熟悉感更浓的李青云,不禁眉头蹙起。

“父亲,李尚雅小姐来自大韩王室。不过,她的祖上却是汉人,是康熙年间避祸去的朝鲜。还说,她的先祖叫做李保兴,曾是清廷宁古塔流人..”一旁的微胖中年俯身对李青云轻声道。

咔嚓..其话音未落,李青云抓着躺椅扶手的手已是直接将那扶手给捏碎了。

嘶..看到这一幕,一旁的俊朗西装青年不由倒吸了口气凉气,虽然他早就听说自己这位有些神秘的爷爷有功夫在身,还曾是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麾下的将领,可今日亲眼看到他轻易捏碎那躺椅扶手,还是忍不住心中有些震撼的。就算是木头做的扶手,可想要将之捏碎,这力道..

一旁的文雅美女书怡同样是惊得玉手掩口,瞪眼美眸不敢置信的看着李青云,显然没有想到这位看起来行将就木般的李爷爷,竟能徒手捏碎木质扶手。

“你说你的先祖叫李保兴,他曾是宁古塔流人?你的祖上还是在清康熙年间避祸去的朝鲜?”李青云这会儿同样是有些激动的看着李尚雅,忍不住开口连问道。

李尚雅点头道:“是..是的,不过,先祖保兴公他并未前去朝鲜,而是被满清所害。先祖他有一位堂弟,也就是我的叔祖,当年为了救我先祖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太祖婆婆,冒险去长白山深处寻找千年人参,后来事情有变,彼此便失散了。”

“你的叔祖叫李青云,是一个大夫,还是清宁古塔驻军的教头,他有几位妻子桂氏淑怡、富察氏玉穗、娉娘、王氏..”李青云接口道。

不待李青云说完,李尚雅已是激动点头连道:“对,没错,叔祖是有一位满族妻子,他的正妻是桂氏,他是一位大夫,还曾当过宁古塔驻军的教头。”

“父亲,她说的是真的?这怎么可能?那可是差不多两百多年前的事情了,您..”一旁的微胖中年瞪眼不敢相信。

听着李尚雅确定的话,老眼泛红的李青云,很快便是压下了激荡复杂的心情,随即看向一旁的微胖中年道:“你若不信的话,为什么要带她过来见我啊?”

“父亲,您..您真是?”犹自难以置信的微胖中年,随即忍不住苦笑道:“父亲,李尚雅小姐之前找上门来,说出这段往事的时候,我也是有些糊涂了。可她说得有板有眼的,而且有些事实在是让我有些惊疑不定。再加上她的身份,所以我..我就带他过来见您老人家了。可我实在没想到,这一切竟然真的会是..”

“跟我来!”李青云没有再多解释什么,对李尚雅说了声,便是直接起身走向屋子。

李尚雅等跟着他一块儿进了屋子,看到屋内的那一排排灵位,尤其是看到了李保兴、吕红英的灵位,李尚雅顿时忍不住上前跪了下来。

“孩子,给你祖爷爷、祖婆婆上柱香吧!”一旁的李青云点了一炷香递给李尚雅。

躬身接过那一炷香,起身上前上了香之后的李尚雅,才转而对李青云跪了下来:“尚雅拜见师祖!”

“哎,好,起来吧!孩子!”李青云连伸手扶起了李尚雅,看着她激动的样子笑道:“丫头,你真的相信我就是你的叔祖,相信我活了两百多岁吗?”

李尚雅不置可否的一笑,随即转头看向那神案上一排排的灵位美眸闪烁道:“师祖,您说,无缘无故的,谁会在自家供奉那么多女人的灵位,还说是自己的妻子呢?”

“呵呵,好个心思灵敏的丫头,”李青云一愣,随即便是笑了。

一旁不远处站着的文雅美女书怡惊异看着那神案上的众多灵位,随即低声向身旁的俊朗西装青年问道:“你有那么多奶奶啊?”

“我..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我爷爷他竟然娶过这么多妻子,”俊朗西装青年同样是表情古怪的涩声道。

美眸一闪的书怡,忍不住低声又道:“那你爷爷他..他难道真的活了两百多岁?这么算起来,岂不是说他一百好几十岁的时候,还有了你爸?”

“咳..我也不知道!”干咳一声的俊朗西装青年,嘴角微微抽搐了下道。

一旁不过两三米距离之外的微胖中年,明显听到了二人的对话,同样是忍不住面皮微抽的转头瞪了眼俊朗西装青年。

“尚雅丫头,你..你的太祖婆婆,也就是你的先祖,我堂兄的女儿她..”另一边李青云忍不住好奇问道。

李尚雅连笑道:“叔祖,我太祖婆婆既然有了后人,您应该能够猜到她后来是长大成人了。不过,太祖婆婆也只有一个女儿而已。不过,这个女儿却为她生了三个外孙,而且都是姓李,先祖的血脉也是延续了下来。虽然太祖婆婆她只活了三十多岁,可她却很满足。她临死的时候,还念叨着叔祖您呢!”

“好,好啊!丫头她能活到三十多岁,也是上天垂怜了。如今知道了他的消息,我没什么遗憾的了。等我死了,也能有脸去见我的老哥哥了,”李青云欣慰点头道。

美眸一闪的李尚雅转而又道:“叔祖,当初,虽然因为一些缘故失散了,可您的妻子和儿女们,也都是在朝鲜安顿了下来。如今,李家在朝鲜已是一个大家族了,甚至在王室之中都很有话语权。李家子弟,更是遍及各行各业,在中国乃至海外都有很多后辈的。几位叔祖婆婆,也都是长命百岁。只不过,唯一遗憾的就是直到她们死去,也没能再见叔祖您一眼。其实我们从来都没放弃过寻找叔祖您,但却一直都找不到。此番,我也是没有想到,您真的会是我的叔祖。”

安徽斯力泰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电话:400-732-0588 

网址:www.51silitai.com

地址:安徽省亳州市亳芜现代产业园区(汤王大道以西,月季路北)

  • 推荐阅读
  • 家居·美食
  • 教育·体育
  • 汽车·房产
  • 便民·数码

图片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6-2015 秦皇岛(秦皇岛新闻网) WWW.QINHUANGDAO2.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4482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