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长寿仙翁李青云》第四十六章 李青云讲学,老祖宗来了

时间:2018-03-10 16:44 来源:软广 作者:管理员 编辑:admin

天津,乃是中国近现代的大城市之一。特别是清末近代以来,由于中西方文化的交流碰撞,渐渐造就了天津中西合璧、古今兼容的独特城市风貌。

几千年以前,天津所处的位置还是一片海洋。在大约四千多年前,天津所在的地方慢慢露出海底,由黄河中的泥沙冲击汇聚而形成了冲击平原。隋朝修建京杭大运河后,在南北运河的交汇处(今金刚桥三岔河口),史称三会海口,是天津最早的发祥地。

明建文二年(1400年),燕王朱棣在此渡过大运河南下争夺皇位。朱棣成为皇帝后,为纪念由此起兵‘靖难之役’,在永乐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1404年12月23日)将此地改名为天津,即天子经过的渡口之意,天津因此成为中国古代唯一有确切建城时间记录的城市。作为军事要地,在三岔河口西南的小直沽一代,天津开始筑城设卫,称天津卫。

清雍正三年(1725年)升天津卫为天津州,九年(1731年)升天津州为天津府。

清末时期,天津作为直隶总督的驻地,也成为李鸿章和袁世凯兴办洋务和发展北洋势力的主要基地。1860年,英法联军占领天津,天津被迫开放,列强先后在天津设立租界。1900年7月,八国联军攻打天津,天津沦陷。1901年,由八国联军组成的天津都统衙门下令拆除天津城墙,天津也因此而成为了一个没有城墙的城市。

民国初年,天津在政治舞台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数以百计的下野官僚政客以及清朝遗老进入天津租界避难,并图谋复辟,其中便包括民国总统黎元洪和前清废帝溥仪。

天津位于华北平原海河五大支流汇流处,东临渤海,北依燕山,海河在城中蜿蜒流淌而过,乃是天津的母亲河。

夕阳西下,霞光笼罩着河流汇聚的天津城,一片波光粼粼。河边晚风拂柳,在南运河与海河交汇处不远的李家湾渡口,一艘并不太起眼的商船缓缓停靠。待得船停稳之后,一个高挑白裙文弱女子扶着一位青袍老者从船舱内走了出来。老者虽然看起来也有七八十岁了般,可腰板依旧笔挺,整个人精神奕奕,双眸很是有神。这二人,赫然正是从四川赶去上海又折道来到天津的李尚雅和李青云。

李青云此来天津,乃是为了见一见当初避祸逃去朝鲜的几个孩子的后裔。说起来,转眼两百年了,李青云当初的几个孩子也都是开枝散叶,传了八九代,子孙早已很多了,且一直都和朝鲜王室关系匪浅,甚至因为联姻的缘故如今朝鲜王室中拥有李青云血脉的后裔也并不在少数。

只不过,自明治维新以来,日本朝野便提出了‘征韩论’,欲要以此为支点入侵中国。1875年9月,日本‘云扬’号军舰开到朝鲜西海岸击毁江华炮台,不久又派海军陆战队进逼汉城。当时,意识到危机的李氏族人们,不少就开始为家族考虑退路了。

1894年夏,日本利用朝鲜东学党内乱派一个旅团进入汉城,兵围皇宫软禁国王,后又在朝鲜建立起大院君傀儡政府,改朝鲜国名为韩国,使朝鲜沦为了日本的殖民地。

其间,大部分李氏族人都是避祸离开了朝鲜,大多来到了中国,也有人去了海外。

而来到中国的,如今不少都是在天津,且他们许多都已经定居天津二三十年了,慢慢也是适应了这里的生活,甚至不少小辈都是在这里出生长大的。哪怕是离开了朝鲜,凭借着两百余年积累的底蕴和财富,李氏族人们来到中国后依旧是能过得很不错。

下了船,李青云便是看到了码头上停靠着的一辆很显眼的黑色小汽车。一个西装笔挺,打扮很是洋派,看起来却很年轻,最多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略显无聊的靠在车门上,待得看到扶着李青云下船的李尚雅后,不由目光一亮的忙迎了上来:“尚雅姐!”

“什么姐?按辈分你得叫我一声姑奶奶呢!”李尚雅没好气的白了眼青年道。

青年却是略显郁闷的撇了撇嘴,随即有些意外的看向一旁面带温和慈祥笑意看着他的李青云,忍不住好奇问道:“尚雅姐,这老头谁啊?”

老头?李尚雅愣了下,随即便是上前没好气的拍了下青年的脑袋:“臭小子,胡说什么呢?你应该叫老祖宗!”

“老祖宗?尚雅姐,你疯了吧?你是不是被这老家伙灌了迷魂药了?”青年有些夸张的瞪眼道。

美眸一瞪的李尚雅作势欲打,青年慌忙后退躲开了,一旁的李青云则是哑然一笑的连道:“好了好了,尚雅,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喂,老东西,你说谁小孩子呢?”青年一听顿时瞪眼看向李青云道。

“混小子,你耳朵又痒了是吧?”李尚雅直接伸手拧住了青年的耳朵道:“记住了,不是老东西,也不是老家伙,要叫老祖宗明白吗?”

“哎哟..记住了,记住了,是老祖宗,不是老东西也不是老家伙,这总行了吧?嘶..你轻点儿啊!姑奶奶!我耳朵要被你给拧掉了!”青年怪叫连连。

一拍脑门的李青云,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家伙简直就是个活宝啊!

同样对他有些无可奈何的李尚雅,松开手暂且放过他后,才转而对李青云道:“叔祖,您别见怪!翎明这小子,就是有些太没规矩了,这么大了还跟个孩子似得。”

“翎明?”眉头轻挑的李青云,见那青年揉着耳朵郁闷撇嘴的样子,不由笑了:“小孩子,总是需要慢慢长大的。”

闻言嘴角微抽了下的青年李翎明,目光一闪便是忍不住蹙眉凑到李尚雅身旁低声道:“尚雅姐,这老头到底是谁啊?连你都要叫他一声叔祖,咱们李家还有辈分这么高的老不死?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啊?”

“混小子,你又胡说八道什么呢?”美眸瞪了眼李翎明的李尚雅作势便要再次拧他的耳朵。

这一次,李翎明学机灵了,连忙躲闪开来,躲到了李青云的身后,随即好奇般对李青云问道:“喂,老头,你叫什么啊?连尚雅姐都叫你叔祖,你到底比我高多少辈?”

“老夫李青云,比你,应该是高了十一辈吧!”李青云轻笑道。

“比我高十一辈?老头,可以啊,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的,你觉得我会相信吗?”好笑看向李青云的李翎明,忍不住摇头道:“还李青云,李..李青云?”

“心不跳就死了,”笑说着的李青云,见李翎明猛然想到什么般瞪眼看向自己的可爱样子,不由脸上笑意更浓起来:“怎么,小子,你听说过我的名字?”

“你耍我啊?你要是李青云,我就是李青云他老子!”李翎明几乎跳了起来叫道。

闻言脸上笑容一滞的李青云眉头皱了下,一旁的李尚雅更是忍不住娇喝斥道:“混账!臭小子,说什么浑话呢?”

“不是,尚雅姐,你没听他说什么吗?他竟然说他叫李..”李翎明激动般连道:“他才是混账,竟然拿老祖宗的名字开玩笑,他..”

“住口!”李尚雅皱眉一声低喝,那隐约带着怒意的声音,终于是让李翎明停了下来。

“行了,尚雅,别和小孩子计较了,”一旁的李青云则是略显无奈摆手道。

“叔祖,翎明这小子混蛋惯了,您千万别放在心上。来,我扶您上车,”说着上前打开车门,扶李青云上了车的李尚雅,才转而对李翎明道:“臭小子,还傻站着干什么?”

回过神来的李翎明,表情狐疑的郁闷嘀咕了声,才忙上车启动了车子开车离开了。

天津繁华热闹的街道上,一边开车的李翎明,还时而回头瞥一眼李青云,脸上的狐疑之色越发浓起来。

“看什么看?认真开你的车!”被李尚雅瞪眼呵斥了句的李翎明,这才乖乖开车了。

不多时,车子在一栋僻静古朴的宅院大门外停了下来。在李尚雅的搀扶下下了车的李青云,看着面前这府邸以及门口两侧两个威严的石狮子,见多识广的他立刻便是判断出这里以前必然是一位清廷官员的府邸。

足有六进的院子,屋舍百余间,亭台楼榭,假山池水,江南园林的风格加上北方建筑的庄严大气,这座府邸之气派,让见多识广的李青云都忍不住心中惊诧。好家伙,自己的后辈们可真是大手笔,避祸离开了朝鲜,竟还能在天津置办得起这般家业来,看来当真是家底丰厚,日子过得很滋润啊!

府中的下人明显对李尚雅很熟悉,见她来了,连热情恭敬的带着她和李青云来到了府中的一个别院中。

“我经常会来这里住,所以在翎明父亲的安排下,这个院子就成了我的专属院子,”种植了一些花草的院子内,李尚雅笑着对李青云道:“叔祖,这个院子有好几间房呢,您就暂时也住在这里好了。”

含笑点头的李青云,在李尚雅的安排下住进了左侧的一个房间中。房中床榻被褥以及茶具之类的东西都有,而且明显有人每天都打扫,看起来很是干净整洁。

李尚雅只是对跟着过来的府中下人吩咐了声,不多时下人们便是送来了茶水和一些果点之类的东西。

安顿下来后,天色已经暗了,陪着李青云喝茶闲聊了一会儿后,李尚雅便是让下人去安排晚餐了。不过晚餐还没来,却是等来了一个人。

“尚雅,你过来了怎么也不让人通知我一声啊?”伴随着一声温和清朗的声音,一鬓角略有些发白的中年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中年一身灰白长衫,成熟俊朗的面容上透着一丝不健康的淡淡苍白之色,整个人显得有点儿憔悴。

一脸笑意的中年男子,进来之后看到端坐在桌旁的李青云,不禁一愣,特别是看到李青云那感觉似曾相识般的面容,更是忍不住蹙眉对李尚雅问道:“尚雅,这位老先生是?”

“逸君,你不觉得他老人家很像一个人吗?”李尚雅意味深长的起身笑道。

“像一个人?”中年男子蹙眉仔细看了看李青云,便是忍不住神色一动的面露惊讶之色转而看向一旁的李尚雅:“你是说..他..”

“没错,他就是家族寻找了多年的叔祖,”李尚雅正色点头道。

“怎..怎么可能?”中年男子看着李青云不敢置信道:“老祖他是两百多年前的人,如何能够活到现在?”

李尚雅不置可否道:“虽然听起来是让人感觉难以置信,可这却是事实。当年..”

“好了,尚雅!当年的事情,早已成为过往,就不必再多提了,”李青云却是略有些感叹般的轻摇头道:“往事如烟,就让它随风消散吧!如今,老夫也不知自己还有多少年好活,只想安安静静的度过余生罢了,其实本不该来此的,只是老了反倒是还有些放不下了。好了,你们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叔祖..”李尚雅一愣,忍不住忙喊了声,但李青云却是没有任何回应的起身往里间卧室之中缓步走去了。

待得李青云进入了卧室之后,中年男子才不禁皱眉看向李尚雅:“尚雅,你确定他就是老祖?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虽然咱们李家一直在寻找老祖,可实际上我们都知道老祖不可能活着了,找到的希望实在太过渺茫。那个老人,的确和老祖年轻时候的画像有几分神似,可是我还是无法相信他就是老祖。活了两百多年,怎么可能?”

“他至少活了一百五十岁以上了,我在找到他的四川开县专门让人查过,差不多一百年前他就已经到了开县定居,那时候他看起来就已经有五十多岁了。当地的人,都把他称作老神仙呢!而且,他医术非常高明。在他家中,我看到了几位祖婆婆的灵位。那灵位虽然经常擦拭显得很洁净,但明显比较古旧了。而且,他还能说出咱们李家当初的一些隐秘,所以这一切,无不说明他就是叔祖,”李尚雅看着中年男子认真道。

闻言神色动容的中年男子,看了眼里屋卧室,深吸了口气才忍不住摇头道:“我还是无法相信他真的会是..”

转眼,李青云已是来到天津好几天了。他性子淡泊,人老了,越发的不想动,也不想去理会什么事了。所以,这几天,他便好似冬眠了般,缩在住处几乎都不出门。

这日正在房中打坐入定的李青云,却是被急匆匆闯进来的李尚雅给喊醒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看她神色焦急的样子,李青云不禁蹙眉疑惑问道。

“叔祖,府中有人性命垂危,求您老务必施妙手救治啊!”李尚雅忙道。

府中?李青云听得眉头一掀连问道:“是府中何人?得了什么伤病?”

“哎呀,叔祖,来不及多说了,您快跟我走吧!”李尚雅有些焦急道。

见状轻点头的李青云,也没再多问什么,忙下床穿好鞋子跟着李尚雅离开了。

不过片刻,李尚雅便是带着李青云着急忙慌的来到了府内后院中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中。这会儿房内早已聚了不少人,大多都是脸上带着焦急担忧之色,且多是女眷,其中坐在上方主位紧皱眉头的中年男子正是之前李青云见过的李逸君。

李逸君见李尚雅带着李青云来了,不由愣了下。房中的其他人,也都是意外好奇的看向李青云。李尚雅此次回来带回了一位老人,大家也都知道了,可对于李青云的身份底细除了李逸君和李翎明父子,其他人却是毫不知情的。不过,现在他们也没有心思理会李青云,因为里面卧室内病重的乃是李逸君唯一的孙子,家里最宝贝的小祖宗啊!

“逸君..”李尚雅上前刚要和李逸君说话,伴随着一阵脚步声,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高大白人男子从屋内走了出来。他一身笔挺西装,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听诊器,明显是一个医生。

顾不得和李尚雅说话的李逸君,忍不住连上前问道:“乔尔医生,怎么样?我孙儿..”

“不好意思,李先生,我真的尽力了,但是..很可惜,小公子他..”白人男子乔尔一脸遗憾之色的轻摇头道。

李逸君一听,不禁脸色更显苍白的踉跄后退了两步。一旁李翎明眼疾手快的上前伸手扶住了他,脸上早没了之前去接李青云时的嬉笑之色。

“既然乔尔医生也没有办法,那就让叔祖试试吧!”李尚雅连忙道。

“这..好吧!”看了眼李青云的李逸君,略微犹豫才点头道。

蹙眉看着那位乔尔医生的李青云,待得一旁李尚雅催促了自己一下,这才回过神来般迈步径直向着里间卧室走去了。

“这个老头是什么人?大夫吗?”乔尔医生忍不住皱眉向李翎明问道。

见李翎明点头,乔尔医生顿时忍不住道:“恕我直言,你们中国的大夫在治疗急症重病方面,根本就没有有效的方法。我不相信那位老人能有什么办法可以救治小公子,除非他拥有让人起死回生的能力,但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乔尔医生,你无法治好我侄儿,但也不要太过武断了。那位老先生有没有起死回生的能力,咱们跟着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李翎明略显不满道。

乔尔医生耸肩不置可否:“那就看看好了,也让我见识一下中医是不是真的有传说中那么神奇!”

安徽斯力泰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电话:400-732-0588 

网址:www.51silitai.com

地址:安徽省亳州市亳芜现代产业园区(汤王大道以西,月季路北)

  • 推荐阅读
  • 家居·美食
  • 教育·体育
  • 汽车·房产
  • 便民·数码

图片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6-2015 秦皇岛(秦皇岛新闻网) WWW.QINHUANGDAO2.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4482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