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长寿仙翁李青云》第四十八章 三请老神仙,寿星赴万县

时间:2018-03-13 14:57 来源:软广 作者:管理员 编辑:admin

杨森,字子惠,原名淑泽,又名伯坚,四川广安县人,川军著名将领,国民革命军陆军二级上将,曾担任民国时期贵州省主席。

民国军阀中,杨森是颇具传奇色彩的一位。他经历了辛亥革命、护国战争、军阀混战、抗日战争等历史时期,既有早年讨袁护国,保护朱德、陈毅、胡志明的正义之举,又有勾结吴佩孚破坏革命和追随蒋介石打内战的斑斑劣迹,最后逃至台湾而以93岁高龄去世。而他最令人津津乐道的,还是妻妾成群、儿女众多的大家庭。

杨森幼时,家境一般,自小便对习武从军深感兴趣。1904年,杨森中学毕业,1906年入四川陆军弁目队,1908年入四川陆军速成学堂,与刘湘、唐式遵、潘文华等是同学,这些人后来形成了以刘湘、杨森为首的‘速成系’四川军阀集团核心人物。

从速成学堂毕业后,杨森被分发到新军17镇任排长,因对士兵训练认真,在在会操、考核以及比赛中,他的排多次夺魁,1910年升第33混成协一营右队官,同年加入同盟会。1912年在川军第一师王陵基部队任营长。1913年,杨森投熊克武部队川军第五师,参加‘二次革命’,战败后被俘。滇军将领黄毓成在集合俘虏时,见众俘虏都甚为惶恐,唯独杨森显得毫无惧色。黄毓成见杨森很有胆识,且身材魁梧,对他颇有好感,便留他在司令部当了一个副官。1915年1月杨森任云南讲武堂队长,12月任护国一军第二梯团中校参谋,参加了护国战争。1917年,杨森任滇军第二军参谋长兼独立团团长。1920年四月,杨森脱离滇军,任川军第九混成旅旅长、泸永镇守使、第九师师长。

1923年,杨森任川军第二军军长,在一、二军之战中战败,逃往宜昌依附吴佩孚,被任命为陆军十六师师长,9月5日授陆军中将衔,10月23日授将军府森威将军。1924年2月杨森率部返川,3月8日,加上将衔,兼任四川前敌总指挥。杨森在吴佩孚的有力支持下,卷土重来,占领了重庆,而后又克成都,将熊克武等逐至川南,5月任四川军务督办,成为北洋政府在四川的代理人。

自此,杨森的事业达到顶峰,他雄心勃勃的‘建设新四川’的响亮口号,推行‘新政’:一、修建马路;二、开辟公共体育场;三、成立通俗教育馆;四、提倡‘朝会’等措施。杨森推行‘新川政’,在四川军阀中独树一帜,许多人认为这是历史进步,大夸杨森有魄力。但杨森却是改不了旧军阀的陋习,且一些做法横蛮、不合理,当时的老百姓私下里笑称:杨军长,提倡妇女要解放,娶了几个小婆娘!

1925年5月,段祺瑞免去了杨森的四川军务督办职务,调往北京署理总参谋长,以刘湘取代其军务督办之职。但杨森怕军权旁落,于是赖着不走,由此刘杨关系交恶,杨森发动‘统一全川’之战,威震全川。7月,刘湘拉拢滇军袁祖铭组成倒杨联军,杨森所部师长王瓒绪也来了个临阵倒戈。刘湘把杨森的军队打得落花流水,杨森只得狼狈不堪的只身逃往汉口,任吴佩孚‘十四省讨贼联军’川军第一路总指挥。1926年2月杨森纠集旧部,再次杀回四川。刘湘被迫与杨森求和,归还原来杨森所属的兵权,并共同驱逐黔军。杨森回川后,袁祖铭自知无力和杨森争锋,遂率己部滇军退入了云南。杨森的实力和地盘大为扩展,拥有六十多个团,七万多部队,控制了下川东各县,再次成为川中的一霸。

1926年,杨森接受国民政府任命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军长兼川鄂边防总司令之职,朱德是该军党代表。本应响应北伐率师反吴,可杨森暗中却继续担任吴佩孚任命的‘讨贼联军第一路总司令’。刘湘等川军将领通电讨吴,杨森却接受吴佩孚所任命的四川省长之职,并自封为‘援鄂川军总司令’,配合北洋军阀向北伐军进攻。

1927年,蒋介石背叛革命,分裂国民党,他以占有汉阳兵工厂为条件,电请杨森出兵鄂西,攻打武汉国民政府。杨森见此举有利可图,带兵自万县东下,后在湖北仙桃镇遭唐生智截击,所部几乎全部被消灭,只领少数部队败逃回川。

此番兵败,让杨森颇感挫败,只能回到万县慢慢舔舐伤口了。

受此打击的杨森,又因一路颠簸,加上感染风寒,一下子就病倒了。这场病,来势还比较凶猛,幸好杨森本来身体就壮实,再加上及时请大夫诊治,喝了几剂汤药,身子也就慢慢的好转了。

这场病,也是让杨森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年轻了,四五十岁的年纪了,病起来身子的虚弱无力之感,让杨森颇有些接受不了。于是,他开始寻找养生之法,让大夫给开了不少滋补的药材来调养身体,吃的东西也更加讲究,总而言之是什么补就吃什么。

杨森的副官是他本家子侄,这杨副官很有眼神心思,为了投杨森之所好,就专门派人去打听,看看开县附近有什么名医,或者长寿老人,想要弄到这养生的方法献给杨森。

这一打听呢!开县这么个小地方,特别厉害的名医还真没有。但非要找到一位的话,那似乎就只有那位被称作老神仙,起码活了一百好几十岁的老神医李青云了。

杨副官一听都惊讶了,活了一百好几十岁的老神仙,还真有这般长寿之人?听说这位老神仙医术还高明得很,这可真是巧了啊!于是,打听清楚,派人去查询确认之后,杨副官便开始献宝般瞅准了个机会向杨森说这事了。

杨森一听,也忍不住对李青云好奇了起来。听杨副官说得有板有眼的,这老神仙还真是个长寿之人,又会医术,那肯定是养生有道,说不定就会什么秘传的养生延寿仙方呢!

于是,杨森一声令下,这杨副官就亲自去开县李青云住处的乡下找他去了。

头一次来,还没找到人,怎么回事呢?李青云独自上山采药去了。虽说他如今看起来老迈了,可筋骨依旧是强健有力,且平常也时而给人治病,需要一些常用的药材,这采药的事向来是不会假手于人的。

无奈回去的杨副官,几日后再来,李青云依旧不在。这回又跑哪儿去了呢?原来是受人相请到隔壁县给人看病去了。

暗暗郁闷的杨副官,回去之后跟杨森禀报后,杨森不由笑道:“古有刘玄德三顾茅庐,今有你杨副官三请老神仙啊!你说,这老神仙是真的碰巧出门不在家,还是因为不想来开县所以故意躲出去啊?”

“这个,老神仙高深莫测,小的愚昧,怕是只有司令您猜得到他的心思了,”杨副官赔笑连道。

“你小子,也就是这张嘴!”笑骂一声的杨森,略微沉吟才道:“这样,你吩咐下去,本司令要给老神仙办大寿。你再去跑一趟,务必要将老神仙给接到万县来。如果他依旧不在家,你就在那儿等,什么时候等到他,什么时候再带着人回来。”

“司令,那..那如果老神仙依旧不愿意来呢?”杨副官陪着小心问道。

“这就是你的问题了,如果你连这点儿事都办不好,我要你何用?你还是早点儿回家种田去吧!”杨森说着转而道:“记住了,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这次我一定要见到那老神仙。不过,你小子给我机灵着点儿,别把老神仙给我得罪了,否则有你好果子吃。”

忙不迭应了声的杨副官,心中暗暗发苦,一路上琢磨着该怎么说服李青云来万县,急匆匆往开县赶去了。

这一次,杨副官终于是在开县乡下李青云家中见到了正悠闲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休息的李青云。

听杨副官说了来意,李青云并未感到意外。毕竟他都来了两次了,李青云对其来意多少也猜到了一些。但听到他说杨森要在万县为他祝寿,还是忍不住有些哑然失笑的。

“祝寿,你们可知道老夫今年多大年纪了吗?”李青云略带戏谑般笑问道。

杨副官目光一亮的笑着好奇问道:“那敢问老神仙高寿几何啊?”

“老夫今年,不多不少,整好两百五十岁!”李青云这话,顿时让杨副官一瞪眼,随即反应过来讪然赔笑连道:“老神仙,您..您可真会说笑!”

表面上一副笑脸的杨副官,心中却是忍不住暗暗腹诽起来:“丫的,老头儿,你当我二百五啊?还真会相信你活了二百五十岁,骗鬼呢!”

说笑?不置可否笑看着杨副官的李青云,随即慢悠悠站起身来道:“杨副官是吧?你不是要带我去万县吗?这时间不早了,也别耽搁了,咱们这就走吧!”

杨副官没想到李青云这么好说话,闻言不由连忙点头笑应着,待李青云出了门,又亲自跑到车旁帮李青云打开了小轿车的车门,请李青云上车。

上了车后,靠坐在车子后座上的李青云,便是闭目养神起来,好似睡着了般,直到天色将晚到了万县杨森的住处了,杨副官正要喊醒他,却不料李青云竟是自己醒了,缓缓睁开了双眸:“到了吗?”

“啊..是,老神仙,您睡醒了?”愣了下的杨副官,反应过来不由连笑问道。

当先下了车的杨副官,打开车门请李青云下车后,客气当先带路领着李青云进入了杨森的府邸,老远看到一身笔挺中山装的杨森面带笑意亲自迎了出来,有些意外惊讶的杨副官连对身旁的李青云道:“老神仙,我们司令亲自来迎接您了。”

“老神仙,久仰大名,有失远迎,勿怪勿怪啊!”还隔着好几米远呢,杨森便是笑着对李青云拱手连道。

李青云也是面带笑意的拱手还礼道:“有劳杨司令亲迎,老夫实在是不敢当啊!”

“哈哈..老神仙,您太客气了!我可是敬您是长辈啊!”笑说着的杨森,亲自上前伸手扶着李青云道:“早就听说开县有一位老神仙,医术了得。可惜我公务繁忙,不然之前就亲自去接您了。”

“杨司令这么说,老夫可是不敢当啊!不知杨司令专门请老夫来,所为何事啊?”李青云连道。

见李青云这般直接开问,先是客气请他进入府内宽敞客厅内坐下后,杨森才笑着道:“老神仙,不瞒你说,我之前生了一场病,感觉身体是大不如前啊!听闻您医术高明,养生有道,所以特地请您来给我看看,看有什么好方子,帮我调养调养。”

“杨司令说笑了,老夫不过一乡野土郎中,哪里谈得上医术高明啊?所谓养生之道,对老夫来说不过清静无为罢了,怕是杨司令做不到吧?”李青云摆手道。

杨森听了也并未生气,而是点头笑道:“老神仙太过谦虚了!不过你说得倒也是,我这个人,这辈子怕也难得清净了。若要我如和尚道士般活着,哪怕是长命百岁我也是不干的。老神仙一路辛苦,我让人准备了晚宴,咱们边吃边聊吧!”

说话间,杨森拍了拍手,顿时一位位美貌的侍女从外面走了进来,端着一些早就准备好且还是冒着热气的菜肴,很快就在客厅旁的餐厅中将整个餐桌给摆满了。

这些侍女,不但美貌,而且一个个穿着不俗,都是绸缎衣服。侍女尚且如此穿着,足可见主人家之富贵奢侈了。

待得被杨森热情的请到餐厅,在餐桌旁分主客坐下后,看着满桌子的丰盛菜肴,李青云虽不至失态,却也不禁心中暗暗感慨一声‘朱门狗肉臭,路有冻死骨’啊!普通民众生活困苦艰难,而这些军阀高官,却是奢靡无度,与封建统治者有何区别?

“来来来,老神仙,别客气!喜欢吃什么,让侍女给你布菜,”杨森笑着招呼道。

见一旁侍立的少女要给自己斟酒,李青云不由摆手忙道:“老夫从不饮酒!”

“哎,老神仙,男人哪有不喝酒的?无酒不成席啊!”杨森不禁道。

李青云却是摆手连道:“杨司令,老夫是真的不喝酒!”

“老神仙,不给本司令面子是吧?”杨森将手中酒杯往桌子上一顿,略显不满道:“副官,你亲自给老神仙斟酒,斟满喽!”

应了声的杨副官,便是连起身一脸笑意的给李青云斟了满满的一杯酒,小心放在了他面前的桌上。

“老神仙,来,我先敬您老一杯!”杨森又转而一脸笑意的对李青云举杯道。

心中无奈的李青云,见状也只好端起了酒杯来,陪杨森喝了一杯。

“嗯,老神仙,好酒量!”见李青云咕嘟一杯酒下肚,脸色都不带变的,杨森不由目光一亮的竖起大拇指笑道:“来来来,再喝一杯!”

杨森好似要试一试李青云的酒量般,转眼功夫已是和李青云喝了好几杯了。

“要得要得,老神仙真是好酒量啊!”看李青云喝了好几杯酒脸色都不带变的,略有些惊讶的杨森,笑说着更加热情的劝起酒来,好似要试一试李青云究竟酒量有多好似得。

慢慢的,杨森喝得都有些脸色泛红了,而李青云却始终面色如常,仿佛他喝的是水而不是酒一般。

这般又喝了好一会儿,眼看着杨森都喝得面红耳赤了,李青云这才身子晃了晃,靠在以自身微微仰头好似睡着了一般,紧接着还微微打起了呼噜来。

杨森见状愣了下,随即笑着吩咐道:“来人,送老神仙下去休息去!好生伺候着,不可怠慢了。”

待得侍女搀扶着李青云下去后,脸上醉态消失了般的杨森,接过侍女早就准备好的凉毛巾擦了擦脸,又喝了碗醒酒汤,才对一旁同样喝得脸红得如猴屁股般的杨副官道:“副官,你觉得,李青云是真醉还是假醉?”

“司令,您要想知道他是真醉假醉,我倒有一个办法..”笑说着的杨副官,略微晃悠悠般起身,凑到杨森耳边低语了几句。

杨森听了后,看着直起身来一脸猥琐笑意的杨副官,不由哭笑不得的没好气骂道:“你小子,格老子的太损了。不过,这倒的确是个好主意!”

李青云自然是装醉的,虽然喝了不少酒,可他的身体素质和非一般人可比,就算再喝多一倍的酒,也不至于喝醉了。

静静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的李青云,突然感觉身上一轻,原本盖在身上的被子没了。

“嗯?什么情况?谁掀老夫的被子?难不成,这杨森还想从我身上搜方子不成?”李青云心中暗道。

然而紧接着,只觉一具柔软温热的香喷喷身子靠在了自己身上的李青云,不由浑身一僵的回过味来后忍不住心中暗骂了:“好你个杨森,简直无耻之尤,竟然给老夫使美人计,你真当老夫和你一样贪花好色啊?这哪个猪头狗脑想出来的龌龊损主意啊?”

主意虽然是损,但不得不说的确是很有效果的。最起码,现在李青云就有种如坐针毡之感,浑身不自在啊!这么一具香喷喷的温软身子在怀,李青云别说休息了,想闭目养神也不行啊!他可不是柳下惠,能够坐怀不乱。更让李青云无法忍受的是,怀中的女人竟然还扭动着身子,在自己身上胡乱摸了起来。这会儿,李青云问候杨森十八代祖宗的心都有了。

安徽斯力泰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电话:400-732-0588 

网址:www.51silitai.com

地址:安徽省亳州市亳芜现代产业园区(汤王大道以西,月季路北)

  • 推荐阅读
  • 家居·美食
  • 教育·体育
  • 汽车·房产
  • 便民·数码

图片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6-2015 秦皇岛(秦皇岛新闻网) WWW.QINHUANGDAO2.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4482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